《像火花像蝴蝶》三角恋虐人心 分集剧情简介
更新时间:2019-04-22 09:32 发布者:admin

  《像火花像蝴蝶》主要讲述了宋永芳目睹家中巨变,为报仇前往上海,在上海她与上海黑帮人物段绍荣相识。段绍荣因为多年的帮派生涯而疲惫不堪,心生退念,想要回归平静安宁的田园生活。然而江湖纷争让他骑虎难下,不得不继续争斗。在的启发和帮助之下,他毅然决定投身抗战。唐家俩格迥异,他们通过段绍荣身边的两个女人宋永芳和段宁影响着段绍荣,引导着段绍荣走入人民的行列。

  三十年代旧上海,歌舞升平,纸醉金迷,有那么一个倔强的女孩——赵永芳,白天是圣约翰大学神秘的旁听生,晚上是百乐门舞厅最不服管训的头牌歌女,她牙尖嘴利,不畏强权,她敢在上——段绍荣的堂会上光着脚唱《摇啊摇摇到外婆桥》,她敢爱敢恨,她害人也被害,所有人都以为她是个女混账,没有人知道她是一桩灭门惨案的唯一幸存者,也没有人知道她即将面对的对手有多强大,而她只是一不小心爱上了那个叫唐立天的男人,从此她的世界一片血雨腥风,孤身行走刀尖的路是如此地艰难,她该选择义无反顾地爱她,并为她付出一切的唐立平,还是选择爱她甚于生命,势力强大,可以为她做一切的段绍荣呢?漫天樱花下最动人的纯爱故事,上海滩最后一段风花雪月,别说你没感动,只是你没碰见……

  上世纪二十年代,十岁女孩宋永芳目睹家中巨变,父母惨死在她面前,为寻仇人只身闯荡上海滩,凭借出众的歌艺和独特的个得到上海滩大老板段绍荣的青睐,改名为小。12年后,宋永芳在百乐门表演歌舞时突然晕倒,等她醒来后见到段绍荣,段绍荣是叱咤上海滩的,英伟豪气,轻松玩转黑白两道,雅俗两界。

  三十年代旧上海,歌舞升平,纸醉金迷,有那么一个倔强的女孩-宋永芳,白天是圣约翰大学神秘的旁听生,晚上是百乐门舞厅最不服管训的头牌歌女,她牙尖嘴利,不畏强权,她敢在上——段绍荣的堂会上光着脚唱《摇啊摇摇到外婆桥》,她敢爱敢恨,她害人也被害,所有人都以为她是个女混账,没有人知道她是一桩灭门惨案的唯一幸存者,也没有人知道她即将面对的对手有多强大,而她只是一不小心爱上了那个叫唐立天的男人,从此她的世界一片血雨腥风。

  铁向山派人绑架了段昭荣的女儿段宁,段昭荣应约前往,他承认支持富丰向洋人买机器制作面粉,铁向山因此利益受损,铁向山没想到段昭荣会让黄老四提前绑架自己的儿子,黄老四是段绍荣的左膀右臂,绰号“银算盘”。段宁被安全送回家中,她不理解父亲的做法,段宁哭了很久才睡着,她是段绍荣与孙玉英之女,孙玉珍是孙玉英的,她也住在段家。

  段宁看到一只被砍下的手后有些惊恐,段昭荣知道是手下做事鲁莽。唐立平是段绍荣的拜把,表面上他凡事唯段绍荣马首是瞻,暗地里却觊觎老大的位置。宋永芳在圣约翰大学教室里唱歌时被唐立天听到,唐立天认为她是音乐系的学生,还邀请她参加读书会,宋永芳借机离开。唐立天是唐立平的弟弟,他是一位进步青年,深受红思想的影响。段宁深爱着他,唐立平也有意促成这门婚事牵制段绍荣。

  段昭荣和唐立平一起洗澡时被几人袭击,两人奋力还击后干掉杀手。唐立天来到段宁房间里安慰她,她难以忘记那天被杀的孩子,段宁有些自责。医生建议段昭荣少吸烟喝酒,黄老四感觉澡堂之事有蹊跷,段昭荣查出是姓贺的人所为,他命人发出消息请贺老板打牌。

  宋永芳在百乐门舞厅唱学生歌曲时被提醒,她想按自己的想法来表演。贺老板应邀在场和段昭荣打牌,段昭荣识破他的计量,最后还是放了他,段昭荣想过安生日子,不想树敌太多。段昭荣坐在车里看到宋永芳在树下摘树叶,他上前抱起她帮忙摘下。孙玉珍给段昭荣包扎胳膊上的伤口,他感觉宋永芳的神情很像孙玉英年轻时的样子,孙玉英当年因生意纠纷死在铁向山手上。

  孙玉英死前将段宁委托给孙玉珍照顾,她知道一直喜欢段昭荣,等医生赶到时孙玉英已纪去世。段昭荣看到拉黄包车的阿华心情不好,上前问时才知道日租界不让进,段昭荣回去后命人将止日本人进入的牌子挂在自己生意的店铺前,他不怕日本人找麻烦。

  段昭荣拒绝日本人的邀请,还将来送请帖的日本人大骂一顿。宋永芳在大学校园里看到那些同学们的笑容,她知道那是一个不一样的世界。宋永芳向百乐门的于经理说她不打算再来唱歌,于经理十分舍不得。宋永芳回去后对房东徐太太说明去意,她只说是想回家一趟。

  白露来到段昭容家门前吵闹时被孙玉珍指责,她收到段昭容派人送来的三个月生活费。段昭容让良生车行的李老板不要去日本租界做生意,但李老板畏惧日本人,他也不敢违背段昭容的提议,李老板只能答应段昭容。段昭容回家后被孙玉珍数落,他在门口没搭理白露,孙玉珍想知道段昭容最近喜欢上哪个女人。

  唐立天和唐立平在吃饭时发生争执,唐立平劝他不要再把力气用在日本人身上。孙玉珍劝说段宁,孙玉英离世多年段昭容从没把其她女人带回家。唐立天和段宁一起来到郊外游玩,两人一直都喜欢彼此,唐立天希望他们能像普通夫妻那样吵嘴,段宁希望他能忘记自己的身份。段昭容让报社每天出一份抗日的报道,他安排报童送出去。

  日军侵华,上海滩面临血雨腥风。唐立平为谋权力竟然投靠日本人,段绍荣对这种卖国求荣的行径深恶痛绝,只是唐立平隐藏很深,唐立平想利用段绍荣除去其它势力,黄老四暗中跟踪唐立平后发现他去见了日本人。段昭容独自赴约让黄老四有些担心,他见到的人是唐立天,唐立天的思想影响到段昭容。

  黄老四把唐立平和日本人见面约会的事和段绍荣说了。段绍荣和老四说间不能怀疑,老四过不了自己这一关。

  两人正说话的时候唐立平回来了,黄老四问唐立平去哪了,段绍荣打着哈哈把事岔过去,让老四和唐立平明天晚上到家里吃饭。

  第二天晚上都在段家吃饭。唐立平觉得盘尼西林药品走俏想要屯点表示卖给谁都行,也好,也好。这时老四说如果是日本人要买呢。段绍荣给孙玉珍个眼神眼,孙玉珍把段宁他们几个带出去了。

  老四问唐立平下午去见谁了,唐立平说自己去见了日本人。老四一下和唐立平打起来。唐立平对老四动了刀,一直没说话的段绍荣起身了,打了唐立平一巴掌。

  芳外婆的眼睛看不到但也知道永芳的晒的被单没有拉平。外婆和永芳说如果觉得外面不好使回来,许以安还在一直等着他。

  许母来芳外婆家让永芳交出以安来。许母因为儿子以安一直等着宋永芳30多岁没有成亲。宋永芳骗许母自己家可供着狐仙呢,吓唬许母要用妖术对付她和以安,许母吓的跪下来求永芳。永芳和以安小时便订的娃娃亲,可当永芳父母死后许家便退了婚,但以安一直对永芳念念不忘。

  唐立平给黄老四道歉,段绍荣让两伸手出往外掰告诉两人胳膊肘往外就是疼,段绍荣让两人抱一下。

  段绍荣想让孙玉珍和老四在一起。唐立平说段绍荣高,把左膀右臂都联姻了。段绍荣和唐立平说自己还真没这么些心眼子。段绍荣有些生气的说自己要巩固地位还用得着嫁女儿卖小姨子?这条路走到现在太没意思了,谁也不服谁,谁也不相信谁。

  唐立平回家后想着段绍荣的话心想已经怀疑自己了。唐立平立刻出门和人接了头。

  段绍荣再到歌舞厅要听宋永芳唱歌时人没了,吓的余经理跪下来求饶。段绍荣让余经理把永芳找回来花多少钱自己不在乎。余经理哭着说可永芳也不在乎钱啊。

  许以安晚上来找永芳,以安还想和永芳在一起,但从退亲的那一刻起永芳不再喜欢以安,因为以安的懦弱。永芳说自己有喜欢的人了,是一个大学生叫唐立天。

  段绍荣带着唐立平去了上次永芳摘树叶的地方。唐立平看到自己安排的人过来后便说没烟了自己去买。没想到唐立平安排的人没有刺杀段绍荣成功,唐立平紧追而上,唐立平怕走露消息杀了那个人。

  从上次段宁出事夜里好睡不好,段绍荣和孙玉珍说自己是个失败的父亲。段绍荣又想和玉珍说老四,玉珍明白段绍荣的意思没等他说自己便回屋了。

  段绍荣自己去了唐立平家。黄老四去找了老铁问他昨天的事是不是他干的。段绍荣告诉唐立平老四不把这事查清楚不会罢休的。

  段绍荣回来后告诉老四自己被袭的事不查了。老四做梦也不可能想到是唐立平做的还和段绍荣嚷着要查出凶手来。

  房东太太和永芳聊着天劝永芳赶紧找个好男人嫁了吧。唱歌有什么好的。宁宁不让唐立天负气的说自己一定要去。

  永芳一直托人帮自己找六根手指的人,但找人是要钱的,永芳只要再好再一次去歌舞厅。

  余经理把永芳回来的事告诉了段绍荣,段绍荣还想要包一个月,余经理为难的告诉段绍荣永芳只唱两首不喜欢人包场。

  段绍荣看到立天在歌舞厅生气了,让唐立天回去,唐立天心里还有些不满。段绍荣把舞厅里所有人都赶走了。段绍荣和唐立天说以后他要娶段宁就不能让他走上这条道,唐立天气的说自己可以不娶她。段绍荣气的走了。

  永芳到歌舞厅时唐立天喝醉了连永芳都不认识了。永芳给唐立天唱了首歌,并把唐立天带回了家。

  玉珍和段绍荣说自己要回老家过日子不回来了。段绍荣急的问玉珍为什么。段绍荣赶紧劝玉珍,玉珍说段绍荣就是瞎子。段绍荣不明白孙玉珍的心。当玉珍提着包要走时段绍荣还傻傻的说自己明白了,说玉珍有喜欢的人了,要嫁人了。这把玉珍气的哭着要走,宁宁也跟着要一起走。

  唐立天问宋永芳为什么不住校而住外面。宋永芳心中充满了挣扎,虽然只和唐立天见过几面但这是她的一种精神追求,永芳告诉唐立天自己不是什么大学生只是一个歌女,为了红包而唱那些自己不喜欢的歌曲。唐立天笑着和永芳说要教她唱英文版的生日快乐歌也许会有更大的红包。

  唐立天欢笑的教宋永芳唱歌,两人到郊外游玩,在郊外宋永芳扭伤了脚。路上宋永芳问唐立天学校里是不是很多女孩喜欢他,永芳吃醋了让唐立天放下自己。唐立天把宋永芳送上黄包车走了。

  唐立天送走宋永芳的时候被唐立平看到了,唐立平问那个女孩是谁。唐立平提醒唐立天不要参合抗日的事,再一个就是除了段宁别的女人不许碰。

  唐立天在永芳唱歌时送了花,歌女们都以为是唐立平送的还笑着说唐立平抢段绍荣的女人。唐立平记住了女人的名字赵永芳。

  孙玉珍要走了,宁宁也劝不住。段绍荣和黄老四洗完澡让老四回大屋去,黄老四担心段绍荣的安全。段绍荣和老四说让他回去看着玉珍,老四这个怕啊。老四提醒司机阿忠机灵点。

  段绍荣去见了一个老外,段绍荣问他盘尼西林在哪可以搞到。老外告诉段绍荣盘尼西林的大盘握在日本人手里,如果不是关系非常好根本弄不到。

  段绍荣去了唐立平家。唐立平在阳台睡着了。段绍荣看着处着的唐立平想着以前的情。段绍荣把自己兜里的盘尼西林扔了什么也没问。

  唐立天让永芳和自己一块到读书会。永芳说永远和立天走不到一块,他们的理想和抱负自己听不懂。

  段绍荣和唐立平谈起来立天和宁宁的婚事。段绍荣又说自己在江湖这么多年累了不想再跑下去,唐立平说那就退吧,问段绍荣要把位置交给谁。段绍荣说当然是交给自己最亲近的人。

  黄老四没能拦住孙玉珍,段绍荣回来骂老四是个废物连人也看不住。宁宁站出来说自己还想跟姨妈走呢,自己替姨妈报不平。段宁和段绍荣说姨妈是不想再过这种日子了。段绍荣说自己一直在努力让她们过干干净净漂亮漂亮的日子。

  段绍荣和老四喝酒时说自己以前一直怀疑老六,段绍荣和老四说以后不许怀疑唐立平。老四问段绍荣是因为什么怀疑的唐立平,段绍荣指出就是因为盘尼西林怀疑唐立立下和日本人有瓜葛。黄老四也说确实可疑,老四还告诉段绍荣那晚夜袭的事也许就和他有关。老四说如果自己查清楚真是他的话,老四话没说拿出把。段绍荣说这万万不行,段绍荣下不去手告诉老四如果唐立平要有出问题拿他是问。老四告诉段绍荣如果真的是我那一定是老四暴露了,让段绍荣心里有个数。

  唐立天骑车带永芳出去玩时被唐立平都看到。回家后唐立天问唐立平好玩吗。唐立平不许唐立天再接触这些,唐立天表示自己不想任人摆布。唐立平气的拿着指出唐立天。

  段宋问唐立天开心吗,花天酒地。唐立天说开心的很下次还去。这把段宁气的什么心情都没有。这时下人买了蛋糕但不是段宁喜欢的口味不吃,唐立天想到永芳想要的幸福就是随时可以吃到这种蛋糕,唐立天和段宁发了脾气。

  宁宁让段绍荣找回孙玉珍,段绍荣不同意。段绍荣和唐立平说玉珍了就是个女人,要是个男人早扔黄浦江了。段绍荣又问唐立平这些和唐立天和宁宁怎么回事,如果有人负我还可以忍,如果负了宁宁绝对不行。

  唐立平和段绍荣及老四说要把司机阿忠开掉,那天晚上的事阿忠可疑。段绍荣说这可不是唐立平的一惯做法啊,小混混都杀了阿忠却留着。段绍荣让老四陪自己泡个澡说唐立平有伤就别跟着了。

  段绍荣不喜欢这种感觉,这种相残的感觉。老四说人是会变的。老四问段绍荣如果真是他怎么办,不如就做了他。段绍荣说不会是他,绝不是他。

  白露到来找永芳,白露因为段绍荣包了永芳一个月的场来找永芳的碴。永芳可不含糊把白露教训了。两人在打了起来。永芳把白露打的够呛,多亏得余经理来了。

  余经理把事告诉了段绍荣,段绍荣一猜就是永芳赢了,段绍荣告诉余经理打赢的留下,输的滚蛋。

  商会吃饭时会长把日本人山本叫来了,段绍荣还是没给日本人面子当场又发了火。段绍荣告诉他一碗饭运动自己会一直进行下去。

  唐立平找了阿忠让阿忠帮自己干掉永芳,阿忠喝多了被唐立平骗了说出当天晚上他看到唐立平是直接下手干掉的那个混混。阿忠更傻傻的以为是老四赶他走。这时黄老四也来找阿忠,阿忠差点动手被唐立平暗中制止。老四是来保护阿忠的。

  阿忠认定了黄老四是来做掉自己趁买酒的时候跑掉了。唐立平问老四这么晚为什么来这,老四说和他一个目的,谁动大哥自己就做了他。

  老四和唐立平等了一休阿忠也没回来。老四回来和段绍荣说了。段绍荣不想再查这件事。因为立天还要和宁宁在一起。老四觉得唐立天和宁宁好像不像一对恋人一样。

  唐立天到永芳那找她,永芳没在家房东太太热情招呼他上楼。这时的永芳正在做衣服,外面的阿忠正跟着永芳准备伺机动手。

  永芳离开时下雨了,阿忠紧紧跟着永芳,但就在要动手时永芳碰到了一个人是段宁,段宁问永芳一个地址。第二次又要动手时永芳又遇到了人。阿忠回过头把段宁制住了。

  永芳觉得自己配不上唐立天,认为两人的一切太不一样。唐立天告诉永芳谁的两人有一样的地方,喜欢一样的画册,自己也喜欢吃巧克力蛋糕,唐立天说自己也是孤儿,自己是大哥拉扯大的。

  段宁一直没回来。阿忠和唐立平见了面。唐立平让阿忠在老铁的地盘上动手并且给阿忠拿了些钱。

  段宁回家了不想吃饭,段绍荣让她坐下必须吃。段绍荣责怪段宁不该一个出去没人跟着。段绍荣问段宁是不是和和宁宁间出了什么问题。段宁哭着说自己不知道什么都不知道。段绍荣一下来了火气要去找唐立平。段宁拉着段绍荣不让去说不要再让自己难堪。段绍荣和女儿说只是想知道她和立天间到底怎么了。段宁哭着扑在段绍荣怀里说自己真的不知道。段绍荣问宁宁喜不喜欢唐立天这个人。段宁说喜欢但觉得越来越不了解他,越来越生分了。

  段绍荣怒气冲冲的质问了唐立平唐立天到底怎么回事。唐立平让段绍荣放心,唐立天在外一定没花头。段绍荣和唐立平说立天可以不喜欢段宁但不能耍她。段绍荣觉得和唐立平说这个像两个老娘们干的事。

  永芳的衣服被白露扯了,永芳就穿着普通衣服上的台,段绍荣还就喜欢永芳这股劲。

  段绍荣在后台等着永芳回来,永芳气的说段绍荣欺负自己,说段绍荣什么狗屁大哥连自己女人都管不住。好端端的让人往自己头上扣大屎盆子。段绍荣让永芳有什么要求提。永芳不想再见到白露,让段绍荣陪自己的衣服,要自己的化装间。段绍荣一一全部答应。段绍荣问永芳这回舒坦啦。

  阿忠等到唐立平家门口告诉他老四又来找自己了,让唐立平帮自己出主意。唐立平想到老四不是要杀阿忠而是在保护他。两人正说话的时候被回来的依芸看到。

  段宁在家问段绍荣家里以前是不是有个叫阿忠的司机。段宁一听段绍荣要找老四来便赶紧说阿忠没找自己。

  唐立平让唐立天去大屋,但唐立平说自己不想去。唐立天承认段宁是个好女孩但给自己的感觉就是在天上。

  依芸陪唐立天去了大屋,段绍荣让两人出去走走。两人吃饭时段宁看到外面的人蹲着吃东西看不惯。唐立天想到永芳和宁宁的差别一下火了。把宁宁教训了。宁宁委屈的说自己以前一直是这样,立天也是这样为什么现在就变了。宁宁让立天帮自己个忙,把保镖去走,自己想单独走走。

  段绍荣让依芸帮自己买点料子要送给永芳。依芸把东西买回家后和唐立平打听到底是给谁买的。依芸羡慕段绍荣身边的女人。

  沈依云劝孙玉珍回大屋,孙玉珍不愿意轻易回去。黄老四质问胖子,胖子在段昭容面前否认吃货,唐立平也提醒他。唐立天支开保镖后段宁一人去找孙玉珍,段宁还不知道将面临的危险。宋永芳从裁缝铺取完衣服后被阿忠跟踪,她怀疑是白露找人来报复,当宋永芳看到阿忠亮刀后急忙逃走,她的逃跑途中遇上段宁,段宁看到铁向山后急忙逃走,两人被铁向山的人堵在胡同里,阿忠躲在墙角看到她们被追杀。

  铁向山派人带走段宁和宋永芳,阿忠看到后地上留下的鞋子后猜想她们面临危险。段宁和宋永芳被捆绑起来,段宁坐在地上哭泣。白露来到的化妆间见到段昭容,她质问段昭容对自己不公,还拿段宁比较起来,段昭容生气之下拔出,白露坐在地上哭起来。宋永芳迟迟未来让黄老四有些担忧,段昭容不时地想起宋永芳的样子。

  宋永芳劝说段宁,段宁十分思念唐立天,她十分后悔和唐立天吵架,宋永芳有些意外,当段宁看到宋永芳手绢上的天字之后问起她男朋友,宋永芳谎称那手绢是别人借给自己的。阿忠在家里不想让别人知道那件事,段昭容相信宋永芳会回来找自己。段昭容见段宁没回家有些担心,他给段立平打电话后才知道唐立天和段宁没在一起。

  唐立平叫醒唐立天,他也担心段宁出事。黄老四找到阿忠后将他痛打一顿,他问段宁下落,还将阿忠带到段昭容面前,阿忠只好说出段宁去了铁向山的地盘。黄老四集结人马准备找铁向山要人,段昭容拿着段宁的高跟鞋准备亲自过去接女儿回家。铁向山带人强暴了段宁,宋永芳被拉到一旁捆起来。段宁拼命喊叫也无济于事,她被一人群人糟蹋了,段宁感觉自己是一个破娃娃。

  铁向山的地盘被段昭容的手下团团包围,段昭容派阿忠过去守着孙玉珍的大门。宋永芳撑开捆绑后搂住段宁,阿忠在门口保护孙玉珍,唐立平开打死阿忠杀人灭口。黄老四和唐立平率人和铁向山的人马交火,段昭容看到铁向山后亲自冲过去,铁向山要动时被他一斧子砍死。段昭容进屋后看到被糟蹋的段宁,他悔恨不已,段昭容抱着段宁回家,他让孙玉珍找女医生前来给段宁治伤。

  宋永芳感到悲哀,她感觉上天故意在捉弄自己,经过昨夜之事让她知道唐立天要永远离开自己。孙玉珍在大屋里向段昭容跪下,段宁被侮辱和她有关,段昭容无法将怒火发泄出来,孙玉珍自己她错了,但后果已无法挽回。

  段绍荣问老四和唐立平是利用阿忠上门挑畔老铁把案子给结了?老四可不相信唐立平说的话,老四觉得事有蹊跷指出就是冲唐立平来的。两人都把掏了出来,段绍荣告诉两人谁不动手谁是孙子。

  段绍荣出门后想到了自己老三宋家瑞,宋家瑞离开他的时候就曾说也许有一天自己的们会动手,会反目。宋永芳想不到,段绍荣也想不到,他们之间有这层关系。

  唐立天一直在大屋守在外面等着段宁,玉珍说这事不怪他怪自己。两个人都很自责。

  永芳和段绍荣一起到了大屋,永芳在段宁的门外看到了永芳。立天看到永芳一步步朝自己走来百感交集,有很多话想说却又什么也说不出口。两人在这种情况下见面只能形同陌路。玉珍还给永芳介绍唐立天是宁宁的未婚夫。

  在客厅段绍荣问唐立天真的要娶段宁么,唐立天的回答是肯定的。段绍荣又问他知道不知道老四开打伤了他哥。段绍荣告诉唐立天这一会让很多的关系和以前不同。段绍荣让唐立天好好想想是不是真的要娶段宁。唐立天想都没想还是要娶段宁,段绍荣指出如果有一天唐立平翻脸的话。唐立天说那是他们的事情和自己娶段宁无关。

  段宁说家人现在给她是怜悯,她恨,她要报复他们。永芳劝段宁不可以这样,家人都很爱她。段宁恨,恨发生的一切。

  永芳下楼后段绍荣和永芳说能不能劳烦她常到家里来看看,现在永芳是宁宁唯一愿意见的人,永芳答应了,段绍荣让立天替自己送送永芳。

  段绍荣到了医院,依芸求段绍荣主持公道。段绍荣问依芸嫁给立平多少年了,想在自己这些人身上找公道不可能。段绍荣说十年前自己老婆死了,活该,谁让她跟了自己。自己女儿出事,谁让他摊上自己这个爸爸。

  段绍荣回到荣记,老四的面前摆着一。老四站起来想要解释,段绍荣一巴掌呼过去。段绍荣和老四说明白不是他而是唐立平故意的。

  唐立平在段绍荣和老四面前承认是自己的,自己不想当孙子,自己动手让老四当孙子。

  宋永芳的房东女儿惠惠见到段昭容来到后向他说起宋永芳喜欢吃的蛋糕,段昭容在她的描述下猜出来是巧克力的。宋永芳来到段宁家中对她再三劝说,她在被抓之前根本不是知道段宁是段昭容的女儿。段昭容在孙玉珍面前说起宋永芳像孙玉英,孙玉珍猜出宋永芳就是段昭容之前提到的女孩,宋永芳把段宁当朋友看待。

  段昭容把宋永芳当成女儿的救命恩人,宋永芳在段宁面前一挡让段昭容改变看法,重要是让段宁好起来。唐立天不理解唐立平为何要开打自己,唐立平那样做是断臂救生的道理,他知道黄老四开后自己肯定不会活命,也明白段昭容让他们是相互制衡,唐立天不会让唐立平伤害段宁,他看出唐立平和日本人有来往。

  唐立平知道唐立天喜欢宋永芳,唐立天知道他们不可能在一起,唐立平假装不知,还说段昭容也喜欢宋永芳。宋永芳回去后看到惠惠父母很高兴,惠惠爸在窗户口看到段昭容送宋永芳回来,宋永芳知道是段昭容让人解决了房租的事情。孙玉珍不知道段宁何时能原谅她,段宁让她不要多说。

  唐立天接过孙玉珍手上的饭菜给段宁端过去,段宁一人坐在房间里不想见其他人,当她见到唐立天后让他出去,她最不想见的人就是唐立天,唐立天从背后抱住她,段宁情绪很激动,孙玉珍听到声音后急忙上楼,她看到唐立天亲吻了段宁,段宁没有拒绝。黄老四接到孙玉珍打来的电话,段昭容接过后听到她说起段宁的情况。

  段昭容感觉段宁有救了,黄老四也被吓了一跳。宋永芳回到唱歌,歌女们改变了对她的态度,段昭容买了蛋糕给她们。宋永芳从在世界出来后见段昭容在门口接她,段昭容让她上车,他为唐立天亲吻段宁而感到高兴。段昭容给宋永芳安排了西餐,他想以后给她送巧克力蛋糕,段昭容知道她是喜欢送巧克力蛋糕的人,他一辈子没追求过女人,还保证宋永芳以后不会再收到那个男人的一块蛋糕,段昭容不介意那人是谁。

  段昭容的话让宋永芳对他有些讨论,她还说出永远不会喜欢他的话,酒后宋永芳在街上跳舞,还唱起英文版的生日歌给段昭容听,段昭容将喝多的宋永芳送回去,惠惠父母吓得不敢睡觉,段昭容听说他们用水要去外面打,等他走后惠惠才睡下。唐立天来到宋永芳那里找她,他向她说起自己要结婚了。